负能量爆棚

看鬼呵。

活路

努力了嘿

森疼:

娱乐圈 半现实向




#看文权当消遣








北京又到了传说中最冷的一年,自入冬以来雪一场一场下着,整座城市银装素裹的看起来十分漂亮,却也冻得人畏手畏脚的往帽子围巾里躲。


房间里开着暖气,玻璃因为内外巨大的温差而起了一层雾气,致使城市里所有旖旎的灯光都映照成朦胧一片。


王源挂掉电话,朝对面沙发上的人耸了耸肩,“他说他想好好睡两天。”


“听见了。”


那人在沙发上慢慢躺下,无奈的捏了捏睛明穴,半张脸在灯光下黯了又黯,“以后你还是不要掺和我的事了,不然我怕他连你都不见。”


王源重重抹了把脸,“不见就不见——好久不见聚聚都不行,难道他连兄弟都不想跟我们做了?”


“不是我们,是我。”
“这么多年,他也该烦了。”


“千玺——”王源默了默,看见那人近乎痛苦的捂住了眼睛,只好叹了口气也把自己重重地摔进沙发里,无奈道:“还是小时候好。”


“是啊”易烊千玺接过他的话,语气有一瞬间的放松,“小时候我们三个多好啊,可谁让我——”


喜欢他了呢。








接到电话的时候王俊凯确实在睡觉,他前一天才结束了在横店的一部电视剧,之后参加杀青宴,闹了一晚上,下午才回到北京。


睡意被一通电话打断,王俊凯躺在床上,双眼睁着看天花板,也再睡不着了。


他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,梦里是十几岁的时候,他还是TFBOYS小队长,王源在一旁和助理闹,千玺爬上一棵树不敢下来,他在下面张开胳膊说别怕,我接着你。


直到王源打电话进来,说约他出去聚聚,他几乎只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那人也在旁边,也在瞬间
惊慌失措的拒绝了。


他永远记得那次那人喝醉了酒以后看他的那双眼睛,那双眼睛里有泪、有无奈、有痛苦、有崩溃,他就用这样的神情抓着他的胳膊说,王俊凯,我有助理,他会来送我回家。我求求你,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,就不要像对兄弟那样对我好,行不行?




他喊了一句千玺,却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。


那是他第一次知道,易烊千玺在怕。饶是他平常总是口无遮拦的说王俊凯要不你就从了我吧这种话,他也总还是一个卑微的——单恋者。


王俊凯没办法接受他,但更不愿意让他这么卑微。


他叹了口气,揉了揉发涩的眼睛,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赶走,经纪人杨齐就在这时候打了电话过来。




王俊凯接起电话,语气平常问道:“怎么了杨哥?”


杨齐开门见山说:“公司刚接到个片子,待会发给你看看,可以的话三天后试镜。”


原本王俊凯是准备这次新戏杀青后休息一段时间的,正想回绝了去,杨齐意味深长地说:“你先别急着拒绝,看完本子再说。俊凯,这部电影好好演,很有可能就打了胜仗了。”


王俊凯只好答应会好好考虑。


他明白杨齐的意思,他本来就是以偶像组合的身份出的道,成年后将重心转移到了拍戏上,多年来曝光不断,人气不减,可却没什么站得住脚跟的代表作。


他如今已经二十八岁,再不转型的话就要晚了。








本子确实很不错,王俊凯连夜看完,立马打电话给杨齐,说愿意去试镜。


影片的风格很严肃,差不多是双男主设置,王俊凯试镜的那个角色是刑警队长余善,不修边幅,烟酒不忌,却从头到尾都执着于内心匡扶正义的清明理想。


王俊凯试镜还算顺利,导演其实算是小众电影里的金牌,没看过他之前油头粉面的表演,对他的印象是崭新的,觉得他扮糙的形象还不错,试的那一段戏也不出格,就拍了案。


而制作方认为王俊凯的人气放在那,片子本身没什么爆点,要卖座还得靠演员。




直到王俊凯在片场看见易烊千玺的时候,他才知道这部戏的爆点究竟是什么——


原TFBOYS王俊凯易烊千玺解散五年后首次合作,这就够爆了。


易烊千玺显然也很惊讶,几年下来,他已经很小心翼翼了。他看着王俊凯,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无奈,只好苦笑着说:“我一开始不知道。”


王俊凯没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。


易烊千玺演的就是另一个男主许壹,这个角色的挑战性更大,如果说王俊凯表现的是人性的超我部分,那易烊千玺饰演的就是人性自我的部分。


他约束又放肆着,他的外表永远干净靓丽,内心又一直撕扯挣扎着,他在正邪之间摆动,最终置之死地回归初心,却又为了钟情的女人丢命。








影片在男女之情这部分的戏码很少,女性的戏份不多。女一是余善那个角色在警校时的女朋友,毕业后成了他的妻子,恰巧也正是许壹心里的白月光。


两个男主在前期并没有什么交集,直到后来女一被绑架,他们两合力去救人,这才有了接触。
以至于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两人虽在同一部戏里,又同为顶梁柱,但却并没有什么对手戏。


这其实让王俊凯轻松了很多。




天气越来越冷了,关于这部电影的信息官宣之后,TFBOYS这个名字被拉出来在热搜上挂了三天,制作方想趁热打铁,导演也想年前结束拍摄,于是这部戏的进程也逐渐加快起来。


进程虽赶,导演对戏的质量把关却没有降低,演员们经常穿着单衣在冷空气里参演各种打斗、枪战、爆破的戏份,饰演女一号的演员陈琳更是病了好几回。


剧组为了安抚演员们,经常约着大家在一起聚餐。




这一天气温又到了零下,实在不好拍,导演就把夜戏给取消了,大家一起去涮火锅。


王俊凯出身重庆,对火锅这类东西情有独钟,在重庆历经了整个少年时代的易烊千玺也很高兴。


大家围在热气腾腾的锅子前,气氛倒是很温馨融洽。导演自己是个酒鬼,知道易烊千玺第二天上午没有戏,于是拉着他拼酒。


易烊千玺跟小时候还是有些像的,表面上看起来生人不近,实际却很热情,又不会拒绝人。


导演一闹,其他人于是也跟着闹了。王俊凯看着他喝的已经有些站不稳,却还一杯一杯接下,心里没由来的烦躁。


他站起身来替易烊千玺挡了挡,笑着说:“李导,明天下午千玺可有一场大戏,到时候喝多演砸了您可又要生气了。”


易烊千玺眼神迷蒙着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
他们两人在人前一直是兄友弟恭的样子,导演哈哈两声,说“也是也是”,但又举起一杯说:“来千玺,最后一杯,明天的戏好好演!”


易烊千玺接下最后一杯,终于还是倒下了。


他从签了新公司之后,就不断换新助理,这会是个小姑娘,姑娘实在抱不动易烊千玺,只好找王俊凯,让他帮忙带他回酒店。


他们本就住在同一个酒店,王俊凯看了眼不省人事的易烊千玺,跟众人打了招呼带他提前回去。


小助理一直跟着他们,易烊千玺被送到房间后,她连声跟王俊凯道谢,说接下来自己照顾他就行了。


王俊凯把他放在床上,起身的一瞬间听见他小声喊自己的名字。他愣了愣,又看了眼助理,不知道她知道多少,于是只好让她走,说自己留下来。


小助理只当他们感情好,忙不迭的离开了。




王俊凯叹了口气,替他脱下外套盖好被子,又弄了条热毛巾过来给他擦脸。


易烊千玺却突然醒了,他的眼睛还不是很清明,但却杂糅着一些不可说的情绪,抓住王俊凯拿着毛巾的手,一句一句的喊:“王俊凯……王俊凯……”


王俊凯和他对视了几秒,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他的痛苦,竟觉得自己的心脏也有些发酸。最后他挣开他的手,将已经冷掉的毛巾盖在他的眼睛上,温柔却又残忍的说:“算了吧。算了吧,千玺。”


易烊千玺没有再说话,甚至没有再动一动。






第二天的确有一场易烊千玺的大戏。许壹走的路并不光明,他本心是善的,但却被至亲的人伤害利用,最终他还是受不了自我拉扯,近乎崩溃的爆发了。


易烊千玺需要狼狈的跑进海里,置之死地而后生,在氧气耗尽的临死关头,回归本心。


本来是一场夜戏,但因为天气太冷海水气温太低,又因为天黑危险系数升高,最后导演改成了傍晚的戏。


这种戏一次过其实是最好的,易烊千玺却有些心神不宁,一时入不了戏。导演的脸色已经不大好了,周围一众围观的工作人员与演员都为易烊千玺捏了把汗。


他来来回回的跑进海里,嘴唇都有些犯紫了。


几次cut后,易烊千玺的状态终于好了一点,他嘶喊着跑进海里,连衣服都扯破了。


王俊凯皱着眉头,总觉得他刚才看了自己一眼。


易烊千玺演的够崩溃够挣扎,导演坐在监视器前,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。


到了原本指定停止的地方的时候,易烊千玺还在继续往前走,直到海水到了他胸口处,他才失力般的瘫软在海里。


海水依旧被他搅动着。


这原本就是剧本的一部分,接下来他需要在海里挣扎半分钟,而导演也怕他在海里消耗太多的体力,告诉过他停留个几秒就可以,后面的后期会弄好。


可十几秒之后,易烊千玺还没有从海里露出头来。


大家都有些紧张。


导演开始以为他是自我发挥,直到海面上没了动静,才惊恐的从监视器前站起。


出事了!有人大喊。




王俊凯脑子里一片空白,他木着腿往海里冲,又被人给拉了回来。现场顿时乱作一团,原本安排好的专业救援人员迅速下海救人,易烊千玺被捞上来的时间不过一分钟不到,但他的整张脸却已经泛白了。




大家一股脑的围过去,不知道谁又喊了一句:“没有呼吸!”


王俊凯毫无意识的被人挤过去,看见人家迅速的给他脱下湿衣服裹上棉服,又看见救援人员迅速的给他做心肺复苏,而他却还苍白着脸不省人事的躺在地上。


救护车已经叫过了,两名救援人员轮流在做心肺复苏,周围人都只能焦急的等着。


易烊千玺的助理被吓得在一旁哭,王俊凯听见那哭声,才觉得意识清明了一点。他全身都起了冷汗,但却没有冷的感觉。天已经渐渐黑了,他走到易烊千玺旁边,跪下,摸了摸他的小腿,才知道他果然是抽筋了。






他在那一瞬间清醒过来,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抖得不成样子,心里一阵一阵的空,什么都不敢想,只把手放在易烊千玺的腿上,跪在地上不停的给他按摩肌肉。


直到救援人员停止了心肺复苏,大声说:“呼吸心跳有了!”






救护车很快就到了,护士说车上能跟两个人,王俊凯迅速坐了进去,另一个是易烊千玺的助理。
其他工作人员包括导演在后面开着车跟着。


因为要保暖,易烊千玺身上盖着好几层被子,王俊凯只看得见他一张脸。他抖得厉害,护士以为他冷,给他披了一张毯子,他还是抖个不停。


护士自然是认识他们的,她看见王俊凯颤着手去摸易烊千玺的脸,许是感受到温热了,才迅速把手撤回,全身紧绷发抖的肌肉都松懈了下来。


护士这才明白,她轻声安慰说:“他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。”却听见王俊凯哽咽的声音。


他低着头捂着脸,眼泪从指缝中流出,哽咽的声音越来越大,在救护车里听来尤其悲伤。








易烊千玺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,病房里基本挤满了人。出了这么大的事,电影的拍摄也已经暂停,剧组人员全权应对媒体与公众,易烊千玺醒来打发了一众人,最终留下的只有王俊凯。




他看了看王俊凯,发现他的气色比自己还要差。王俊凯穿的还是昨天的那套衣服,头发耷拉着,眼睛还是肿的,嘴唇干的发裂。


易烊千玺吓了一跳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
王俊凯扯着嘴角对他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
易烊千玺也没有再管他,他伸了个懒腰感叹说:“还是活着好啊!”然后转过头问坐在床边的王俊凯:“小凯,你知道当时我在想什么吗?”


他从对他表明心迹之后就再也没有叫过他小凯,王俊凯看着他的眼睛,发现他过于轻松,过去那些可见的爱恋与压抑竟然都没有了,他突然觉得有些心慌。


易烊千玺重新躺好,眼睛盯着天花板,自顾自地说:“我当时在想我们。”


王俊凯心跳漏了好几拍。


“我想起你对我说,算了。算了,我特别无奈,我什么时候不想算了呢,我只是做不到而已。”


他面无表情,语气平淡。


“我以前还觉得,我虽然爱你,可我还是自由的。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,我哪里自由了,我的这里”他指着脑袋,“这里”,又指了指胸口,也不管王俊凯在不在看他,“全都是关于你。我既然爱你,就已经没有什么自由了。”


“直到我腿抽筋沉进海里的时候,我才觉得我是自由的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直到快死的时候,我才知道我的命原来是我自己的。王俊凯,你躲我已经躲的够久了,我想,如果我能活着再看见你,我一定放你一条活路。”


也放我自己一条活路。


王俊凯愣了好久,张了嘴却发不出声音,直到易烊千玺把眼睛转过来,看着他,他才踉踉跄跄的站起来,只说自己先出去一趟,又走出病房。


他的裤腿上还沾着干了的沙,易烊千玺心紧了又紧,想他大概是在他病房里坐了一夜,但又不知道他的助理为什么不知道拿套干净衣服给他换,更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——


做兄弟也不用这样做的,何况他还明知自己对他有想法。








病房里总是陆陆续续的少不了人,甚至还有些媒体和粉丝得到消息专门找到了医院。易烊千玺打发了一轮又一轮的人,最后谁也不想见,给家人朋友报了平安关了手机连电话都不接。


王源还在北京录制节目,也准备过来看看易烊千玺,也被他给拒绝了,再想打电话问问情况却怎么也打不通。


他只好退而求其次的给王俊凯打电话。


那时候王俊凯正坐在医院走廊上发呆,他回说:“医生说他在医院观察一两天,没事就可以出院。”


王源嗯了一声,觉得也没什么好说了,正准备挂电话,王俊凯却又叫住了他。


他往易烊千玺的病房门口看了几眼,哑着嗓子说:“王源儿,我喜欢他。”


王源差点摔了手机,他十分激动的大喊:“生死关头终于醒悟了?!喜欢他跟我说做什么,赶紧告诉他去啊!”


王俊凯闭了眼睛,想起易烊千玺醒来时说的话,觉得全身都没了力气,最终他还是扯着嘴角告诉他:“他已经决定放弃了。”


电话那边静了好几秒,最后王源才恶狠狠地说:“王俊凯你他妈神经病!”




他握着被挂掉的电话,失魂落魄的坐在长椅上。




王俊凯从小就是一个感情迟钝的人,他十二三的时候就在镜头和闪光灯下生活,记者问他,有没有喜欢的女生,有没有想过早恋,他永远只拿出那一套说辞,说他妈妈告诉他二十五岁之后才可以谈恋爱。


他以为喜欢一个人,必须得脸红心跳,必须得呼吸紧张,十六七岁的时候,他觉得有些喜欢同个剧组演戏的女生,但在媒体和二十五岁的约定下,他不敢也不想怎么样,后来也就不了了之。


再后来,千玺跟他告白,他一开始吓坏了,后来年月多了,他甚至都想问问他,到底什么是喜欢。他跟千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,那感觉就像水米饭菜,虽然离不开,但时间一久闻不见香,没有心悸感动。


直到他坐在救护车上,触到那人的体温,明明白白知道他活过来了,也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。


他长这么大,不是没有过亲人去世的时候,他虽然痛苦,但知道自己的生活还是得过下去。但那天晚上,他一阵一阵的后怕,如果千玺没救回来该怎么办。他想不出来,到最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反正自己不能好好活着了。


他本来想,等千玺醒过来了,就立马告诉他,告诉他自己以前或许是错的,他喜欢他,要跟他在一起,但是已经晚了。




易烊千玺已经决心放自己一条活路了。








易烊千玺出院后,影片还是继续开拍。导演说他较以前看起来要更洒脱一点,他笑着说可能是看破了红尘。


王俊凯却比以前要沉默了。


毕竟是出了件大事,导演也是为了补偿,特意把易烊千玺的戏份都往前排了排,以便于他能提前杀青,年末回去好好休息。


他最后一场大戏是临死的时候,也是唯一一场跟王俊凯的对手戏。


剧组各部门都在紧锣密鼓的安排着道具,爆破点,机位……易烊千玺坐在一旁看台词,助理小姑娘突然凑到他身边。


助理离他特别近,小声说:“俊凯哥又坐在你后面。”


易烊千玺愣了愣,继续看手上的台词,说:“就这么大点地方,他坐我后面又怎么了。”


助理摇了摇头,神神秘秘地说:“不是,我特别注意了一下,他最近就喜欢跟在你旁边,不管你有戏没戏,都幽幽地盯着你。”


易烊千玺笑了一声,没说话。


小助理直接下了结论,“他一定是怕你再出什么事,时刻看着你呢。”


易烊千玺实在忍不住了,取笑她说:“我又不是你这种小孩子,还需要看着吗?”


“你别不信,”助理说:“那天你出事的时候,他可不就担心死了!”


易烊千玺捏了捏手上的纸张,淡淡地说:“是吗。”


“是”小姑娘想起那天的事,说的那叫一个痛快,“我看见他没命的往海里跑,跑的比救援人员还要快,还好最后被人给拉回来了。”


易烊千玺截断她的话题,语气轻松的揶揄道:“那你当时在干嘛呢?不会被吓得在一旁哭吧?”


助理翻了翻白眼,她当时就吓得在一边哭呢。


她没懂易烊千玺转移话题的意思,继续说:“后来在救护车上的时候,你已经被救回来了,我都没再哭,俊凯哥却哭了。”


易烊千玺脸上没了笑,他抬起头,有一瞬间的恍惚,他问:“王俊凯哭了?”


助理点点头,“哭的特厉害,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肝肠寸断,我跟车上的护士都吓坏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怎么了呢。”


易烊千玺愣了好一会儿,最后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,正好与王俊凯对视。


他转回头,觉得有一些心酸。


不知道是为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终于换来这样一个结果心酸,还是为王俊凯当时的崩溃心酸。


他其实听王源说了,最近这一段日子他也有所感受,可不管王俊凯是真喜欢还是一时舍不得——似乎都有些可笑。






易烊千玺的戏份很快就杀青了,那天晚上,剧组给他办了个杀青宴。虽说宴会的主角是他,大家却已经不怎么敢灌他的酒,最后一个个转而去灌另一个男主演。


王俊凯的胃一直不大好,易烊千玺替他挡了好几杯,最后他还是喝的迷迷糊糊的拖着易烊千玺的胳膊不放。


易烊千玺低下头,听见他一直在重复说对不起,还是没忍住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背。


他想放下的时候又成心让他放不下,这可真让人无奈。








等到王俊凯的戏份杀青之后,最冷的天都已经过去了。


王俊凯回了北京,隔三差五的往易烊千玺家里跑。他们隔的其实并不远,当初易烊千玺特意买了一栋跟他相近的房子,没想到现在倒为王俊凯做了方便。




他去了也不讨嫌,不过让助理买点菜带过去蹭蹭饭,得了好吃好玩的给他送过去,挤在一起看看电影……这已经让易烊千玺有些受不了了——真是风水轮流转,五十年河东五十年河西。




王源再次作为情感大师给易烊千玺打电话时候,连他自己都有些无语了。


他无奈的拉长声音说:“大爷,你昨天又跟他说什么了?”


“我让他不要再来我家了。”


王源愤而捶起了桌子,“你能不能含蓄一点点,你当初追他的时候是什么心情,能不能换位思考一下?”


易烊千玺撇撇嘴,“不管,他可比我当时不要脸多了。”


王源气的挂了电话,过了一会儿又打了过来。


这会他冷静多了,言声说:“千玺,生死关头这种话,你自己说说也就信了么?如果你这么爽快的说放下就放下,你能纠结这几年?”


易烊千玺没说话。


那边继续说:“你如果真决定了,我再也不管你们的事,你以前说的对,以免到最后兄弟都做不成。你也不用说些伤人的话,门关着,不让他进去,电话信息都别回,就像他以前对你那样,躲着就行。”


“要是你放不下,”王源长出一口气,“那就尽早吧,你耗他个五年十年,耗的都是你自己的时间。”


王源没再说,也没有挂电话,易烊千玺随手拿了一个小东西在手上拨弄,这会才发现竟然是王俊凯带过来的。不仅如此,门口的拖鞋,桌上的水杯,全都有他的一份。


易烊千玺叹了口气,那边见他有所反应,又丢下一句“你要是想通了,就去看看他吧,他现在正在我们以前练游泳那地方寻死觅活呢。”


这边还没有说话,那边又挂了电话。






易烊千玺赶到那游泳馆的时候,并没有看见一个人。这个地方是以前公司的给他们练习游泳用的,大冬天接近于废址,大概也只有王俊凯这个公司一哥能拿到钥匙。


易烊千玺试探性的喊了两声王俊凯,才见那人从水里扑棱站起来。


他脑子已经有些混沌,咳了几下吐出一口水,这才盯着易烊千玺慢慢地走到泳池边。


易烊千玺触了触水温,是凉的,馆里也没有开暖气,王俊凯穿的是平常的衣服,冻得嘴唇乌紫,浑身哆嗦。


易烊千玺皱着眉,压着心里的怒气,冷声说:“王俊凯,你疯了吗?”


王俊凯还满是惊喜,鼻子里进了水,说话嗡嗡的,“你怎么来了?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?”


他哆哆嗦嗦的朝他笑,头发、衣服,甚至耳朵都在滴水。易烊千玺怒也没了,但又说了一遍,“我问你是不是疯了?这么冷的天,你是想憋死还是想冻死?”


王俊凯抹了把脸,咧着嘴说:“我只想冷静一下。”


“来这里冷静?”易烊千玺火气又上来了,“你他妈起不来淹死了都没人知道!”


“千玺……”王俊凯走近了两步,怕身上的水沾到他,又退了回去。


易烊千玺没有答应他。


他只好继续说:“我想知道你当时的感觉。”


易烊千玺愣了。


“你昨天说的对,不管我怎么样都已经晚了。如果那时候下海的人是我,在生死关头的人是我,或许我能明白的早一点。千玺,你不能因为我比你晚了一步,就不要我了。”


他说话已经有些困难了,易烊千玺看着他,想起他那天失魂落魄狼狈的走出病房的背影,又看他这会浑身滴水身体发颤的样子,心脏一阵一阵的酸涩感。


王俊凯紧张又无措的站着,生怕他转身就走,却看见他神色复杂的走近。他愣了愣,因为全身湿透,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退,易烊千玺却又走上前。


他离王俊凯只有一步的距离,已经能感受到他身上透发的寒气。易烊千玺叹了口气,抬起胳膊,慢慢抱住了他的身体,贴着他冰凉的脸。


王俊凯全身僵硬的站在那,馆里空荡荡的,只听见易烊千玺在他耳边说:“王俊凯,我给了你活路,这下,是你自己不要的。”
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全身冰冷,被易烊千玺贴紧的地方竟然发了烫,烫的他眼眶湿润。


他笑着,那股失而复得感胀得他指尖发颤。




他就是他的活路。


只不过活路本人,还没有意识到。














感情这回事嘛,是你的就是你的。
不是你的……
努努力就是你的了。



评论

热度(1902)